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原创]逝

赛薇琳_xavirynn:

*副标题[上海中考题]——就这样,埋下一颗种子
*视角转换有
*虽然感觉给其他作品的人物写原创生贺有点奇怪,但是还是要说祝肖时钦生日快乐!


[白潋]
我和白溯不一样,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毕竟我们是双胞胎,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完全不一样。


我并没有什么恋兄情结,但是在我眼里看来,白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从记忆里就是他带我长大,相依为命的。在母亲生下我们难产死后,父亲曾提议带我们回神界,但是他拒绝了。我问过为什么,没有回答。


比起大多双生子平分的那少量父亲或者母亲带来的半份神力,我们的情况显得更为简洁明了。白溯继承了父亲全部的神力,甚...

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是这样,送给评论小天使们小心心❤❤❤

Melon瓜:

我的话……3=1+2+3(靠

酿醋:

第一行和第二行换一下就是我了

宵旬:

是这样的

[all肖]小事情的全职仙踪(5)

久违啊各位~

我依然深爱着小事情,欢迎加all肖群480776443


内容go↓


肖时钦和他的伙伴们继续穿越森林,阳光方好,照在黄金砖上。“接下来应该是狮子,”他自言自语道,“会是谁呢?”


远方传来了猛兽的嚎叫,“请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身边的喻文州说道。“我也会拼尽全力帮助你的。”显然是台词被抢了而稍稍皱了皱眉的张新杰换了种方式说道,“而且您身上有东女巫与北女巫的祝福,它会帮你躲避灾祸的。”


“那他呢?”肖时钦指了指一边的孙翔。


“他在不在都无所谓了,我们走吧。”喻文州笑眯眯的拦过肖时钦,并肩往前走着。...


🐰御兔轩瑾💦:

@肆落_失踪人口
给肆落er的生贺!
生日只差一天太神奇了2333
大概是古早的小裙子xx

请君勿念:

生日!快乐!@肆落_失踪人口 
仿佛和轩瑾不在一个季节x

[原创]境

@🐰御兔轩瑾💦

赛薇琳_xavirynn:

*微童话向


*祝轩瑾生日快乐!


天空是干净的,甚至连云都没有几朵,发红发紫的霞光只得映在这一片干净上,再没多余的柔腻。


我不禁有点想念,想念从那扇拘谨的窗户中所见的景象。除了雨天,几乎时时都会有风筝在天上,留下了念想,也带走了思绪。


想飞,想出逃,想长出一双翅膀。


像是今天这样万里无云的日子,风筝消失了,或许是长大了,或许是搬家了。又或许,是挣断了绳子,飞了。然而没了牵引的风筝即使能独自遨游,却免不了坠落的结果,它始终只是风筝,没有自己的翅膀。可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试试,试试看长出翅膀...

[账号卡中心]什么?她们?!(67-72)

回归吧。。。

67.

全职高手动画开播了,荣耀大陆上的各账号卡都沸腾了,想想自己的英姿将被全世界看到做梦都能笑出来。

68.

她们好不容易蹲到了晚上12点,庆幸着没有boss刷新,然后。
哦。
中午12点...冷漠。

69.

“蓝河……”大家在看到她那杀马特造型界扛把子人物的发型后都去安慰她。
“假的,都是假的,不是化学的成分,是科技的特效”
#忍不住唱出声#

70.
“生日快乐,master”
这是一堆叶修的账号卡们

[周莫]同居十五题(1)

死亡人口回归(大概)

周莫组织群号

632306807

纳的投名状(并没有这种东西)

周泽楷和莫凡已交往同居设定

其实并没有定好十五题,只是一时兴起,尽量凑吧

可能有ooc

生活小段子√

内容go↓

1.帮一方吹头发

不常打理的头发已经到该剪的长度了,浑身水汽得从浴室里出来的莫凡,显然比平时看上去可爱那么一点,至少周泽楷是这么觉得的。

当然,我们可以称之为情人眼里出西施。

“过来,吹。”枪王到底是行动派,插上插座的吹风机和摆好的椅子很快就在原地就位了。

“嗯。”虽然莫凡实际上并不喜欢吹风机的声音也因此坚持自然干,但对象的好意他是理解的,就走过去坐下了,“你的,我吹。”...

[原创]隐

赛薇琳_xavirynn:

*原创微童话向


以上↓


我有一个伟大的理想,长大之后要做一个平平淡淡,简简单单过着规律日子的上班族。


“人要努力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虽然父母很少回家,但是我依旧听从了他们的教诲。


于是从那之后开始,我就逐渐收敛了自己各种可能引人注目的举动。有好好的人行道,绝不走花坛边,地上看到几张纸币,决不会弯腰去捡等等。而如若要说我最引以为傲的,那自然是完美控制在平均分数线的成绩,虽然有的时候班级名次会有一些料想不到升高或降低,但是偶尔的一两次表扬和批评也是作为普通人能获得的一份嘉礼。


也正是靠着我的勤奋和努...

[原创]闲

赛薇琳_xavirynn:

*原创微童话向
*迟到的生贺 orz 请原谅我  @请君勿念


以上↓


雨,是烦人的,特别是这绵密的细雨。走在街上,即使打着一把伞,全身上下也都几乎湿了。回家用手一摸外套和头发,几乎能撒下一手的水。更别提眼镜上密密麻麻的水汽,一到屋里就立刻形成了白雾,糊了眼睛。


不过这也不关我什么事,果然没有什么地方能和家相提并论①浅尝一口咖啡,只觉得似乎暖意已经流遍了全身上下,虽然感觉手臂上有些痒痒的,但我没怎么在意,就眯上眼,想着小憩一会。等我再次醒来时,似乎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


我的手臂上绿了。


正确的来说,...

1 / 13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