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原创]校园paro的场合

非常偷懒的生贺×××最近肝不好×××
轩瑾生快!!! @咸鱼车干瑾!

A
风辰 顾尧彻 暮 风宜 邵余 邵安 白潋 白溯 朔
B
爱丽丝 连清源 连清然 欹玄 夕昭 萧子妍 纸汀 Z 墨隼

生而年长:风宜,邵余,白溯,连清源
过分狂热:白溯,白潋,欹玄,连清源,墨隼
打一架吧:风宜,暮,z
老年人了:连清源,连清然,风宜,爱丽丝
罪名傲慢:白溯,连清源,爱丽丝
眼镜的魅力:顾尧彻,萧子妍,白溯,风辰
学生的本分应该是学习:邵安,朔,爱丽丝
小老板:顾尧彻,萧子妍,白潋
太受欢迎:欹玄,白溯,邵安,爱丽丝
人类研究协会:连清源,爱丽丝(社长),

[原创]鲸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很短小,请谅解


意识流,非常没有逻辑×××


高考后会有大批的更新[或许×××


内容go↓


雨是在睡梦中悄然落下的,对我来说并不算美好,只能说扰了清梦,还不让人有机会发个脾气。听力过于敏锐,在这种情况下便是痛苦的了。困倦与苏醒的循环交替让人忍不住想咂嘴,但又悉数吞回了肚子里。留得较长的指甲轻扣桌面,只让与自己同桌的那位匆匆瞟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友人任在摆弄手机,似乎很忙的样子。游戏的音效从耳机中宣泄,不过也只有我听到了,并在意着。...

[原创]柜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现实事例和艺术加工的结合体,请不要妄自揣测R,也请不要过度批评他们,因为或许,你就是其中一员


我的世界着火了。


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不过这也和我本身所处有关,并不能全部归于温度,您愿意听我讲话也是受累辛苦了。


正如我感叹的,我正处于自己的世界中,如果形象生动一点还可以比作王国,宫殿。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并非如此。


啊,不好意思,忘了说明,称呼他们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甚至不是固定的一群人。只是不愿暴露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引得难堪,刚何况他们本身并无恶意。


此刻我应该是需要自我介绍,但是既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应当是被

[原创]白夜如昼(五)

是这样的,肝有点疼orz

还flag的(2/3)

3000+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我的故事节奏果然非常成问题orz

        迟来的祝各位新年快乐!!

        卷一 · 钟楼魅影

  不过说起来总是很轻松,但实行就有点问题了,白溯知名度肯定不低,就算不认识也该是有所听闻的,那么白潋也就跟着失去了发任务的资格。要想引蛇...

[原创]关于欹玄的情人节

就有那么一点偏心××一点点×××

拖延症治疗基地:

由于某个flag,春节期间更三篇文,目前进度(1/3)
人为什么要立flag呢orz



昙花硬套了奇怪三十题×


cp有昙花


       轩辕组和支票组


       玄阙...



[原创]初

拖延症治疗基地:

没有人物性格,就是想写着玩[buni。×××


新闺女萧子妍对phenix的第一印象可以说很微妙了×


恬静午后自然是暖阳更得人心。phenix的地理位置很好,玻璃窗自然也没使其优势化为泡影。我曾经想来很久了,明明离家不过一个路口的距离,但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原因让我与之擦肩。所以,成店很久之后我才终于来这边光顾了。


刚进门有一点点不适应,是有大妖怪在的地方的感觉,而且这里明显不止一个,不过这并不能阻拦住什么。在老板略显难看的颜色下,我买完单就窝到窗边去了。巧克力来的很快,味道也很好,能成为人真是...

[原创] DAY61

拖延症治疗基地:

  写的有点草率,不过本来是没有这篇的,你们要去问UR干了什么(´๑•ω•๑`)


  连清源讨厌睡觉。


  不仅仅是因为梦境中没有办法自如地掌握能力,更是因为那里,是一个他最讨厌的人的主场。连清源对所有人的好感值都不怎么高,然而要让他非常排斥,却也并不容易。这是一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然,关于连清源的性格转变几乎都是在非常遥远的过去。


  讨厌被支配是两位朱雀都共有的想法,连清然更甚。所以说,要想让她改变自己原有的决定,除却连清源的要求,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也因此,针对的目标指向就非常明确了。


  “你们也是棋...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来玩吗(`・ω・´)https://www.huluzc.com/article/6349443035110051841

没有开玩笑,真的希望有人能回答一下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有的时候挺不明白的,那些仅为跟风或一时兴起的,到底有什么脸对着真正热爱的人说出“我也”开头的句子。

[原创]白夜如昼(三)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你好2018,今年也会继续加油!爱你 @鲷鱼寿司卷


       卷一·钟楼魅影


  3.白昼


  门铃的叮当作响,恰到好处。没有业务娴熟的欢迎光临,倒是空调的运作声先一步带来热情。如果有路人细心一点,那他就会发现这位有着杏色头发的姑娘走进的是一家挂了“close”牌子的咖啡店。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店主才打着哈欠,沿着螺旋的楼梯走了下来,全然没有一副做生意的样子。“咖啡?”纸汀摇了摇头,兀自摆弄起一串不知从哪儿掏出的钥匙。


 ...

1 / 15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