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关于《刺》的注解和以后的一些想法

赛薇琳_xavirynn:

*原文为致敬柩物《绵羊的角》,不好意思艾特大大,因为上次写完就睡,是第二天才补上了一些说明,有很多人没有看到,就此再次声明。


 


 


《刺》是我换了这个号之后的第一篇原创文,当然这个号是只写原创的。当时想写这篇只是因为三次的生活中发生了些狗血的故事,毕竟这边也有同学关注就不细说了。但是后面整篇写下来,还是忍不住,在无意识间塞了很多东西。


 


 


有长着利嘴尖牙面对他人的。


有对着别人伸出红舌点头哈腰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狼和兔子怎么能生出刺猬呢?然而我并没有问出口,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个问题,等到后来爸爸把房子送给羊阿姨之后我也就不大在意了。


 


我顾虑的是妈妈的眼睛越来越红,虽然兔子的眼睛本来就很红。我试图通过拥抱她,想要让她心里的悲伤减轻一点,可是妈妈总是尖叫着把我推开。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她最后变成了一只真正兔子。


 


 


如上,比较明显的一笔带过了趋炎附势,离婚出轨,抑郁症或者你们也可以理解为别的一些精神疾病,作为生活或者网络上常见的时事,至少我认为,即使它们不够突出,也有足够的代表性来反映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是怎样的,这些从来都不是现在才生出的名词,只是现在有更多的平台让他们展现在众人眼下而已。当然,都说了这些只是一笔带过,仅仅算得上配菜调料而已。我真正想写的只是“刺”本身。


 


 


这个字本身能组的词和联想到的含义有很多,我这边只是借“我”的视角来阐述而已。它是少年时每个人都应有的“自我”。“刺”本身只是一种比喻,与众不同的想法,得天独厚的才华,它可以代表很多别人所不曾拥有的。


 


我身上还是长着刺,但是比原来多了一些,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要长大了吗?


 


每个人在少年时或多或少都会存在梦想,他们可能会萌芽,可能会因为一些变故而愈发明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背上的刺如同雨后春笋般越长越多,越长越锋利。


 


可能是会有不少人被发觉,从而一鸣惊人或者仕途顺利,但是更多的,


 


“我觉得你身上的刺似乎变少了。”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拔光了身上的刺,很痛,所以我哭了。


第二天醒过来时是中午,我忍不住伸了伸懒腰。等等……日常被自己扎到的刺痛感消失了,刺呢?我有些不知所措,跑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看自己的背却是一片光滑。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刺了,


 


被扼杀在萌芽里,被迫向周围的环境妥协,不论是情非得已还是自主放弃,都是痛苦的,没有必要被责怪和歪曲,你舍弃了自己,换来了他人的满意,戴上了名为“成熟”的桂冠。但是过去再久,你都不会忘记曾经,那些不管你有多看重,总会来否定你和梦想的各种各样的事。或许你会过上另一种幸福快乐的生活,也可能不会,总是到了中年你开始埋怨当初,但是在大部分人看来,是因为你选择的安稳生活才铸就了你的幸福,这是最可能的现实,也是大部分人的现实。


 


但是总会不想妥协的,因为这是你的人生。我看到过一句不知出处的话:“有些鸟自己不会飞,就生个蛋让它飞。”真的感慨万千,因为自家家长就有说过类似“生孩子,就是为了做完自己不能做的事”这样的话。但是说真的,一代一代都寄希望于后辈身上的,真的还能算是自己想做的吗?除却部分真的后来产生了兴趣的,其余不过是一些自我安慰的陪葬品,但是现实就是这样的,你反抗了,可能依旧是孤身一人,而孤独就是我给“刺”的深层定义。


 


我似乎和别人有些不一样。


虽然在我看来他们也都和我各有不同。


 


爸妈告诉我,我与别人没有任何不同,我是个正常人,可是为什么他们对我这么说的时候,眼神却总是飘忽不已,追寻着空中的蝴蝶?


 


大抵是为了支持我的想法,从那之后我再没长大过,一直保持着一副矮矮小小的模样,然而这在人类中显小,在刺猬中却完全是庞然大物,我有些难过,我该去哪里?


 


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可以选择我自己想做的事了。


 


虽然带了几分敌意,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不管怎么说,L是我在城市里看到的和我最为相像的同类。除去我们偶尔会被彼此的刺扎到,他老是拿我的身高以及任何他所能想到的事情开玩笑之外,我不得不说,这样子的日子真的是太棒了。


 


“你会邀请L吗?”园长摇了摇头。


于是我拒绝了。


 


 


每个人都是与众的不同,就像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你想活成自己的样子,却总被别人劝说着“泯然于众人”。你不接受,就成了异类,还会被曲解为不理解他们的善意。不论亲近与否,人们从来不问你需不需要善意,只是一味塞给你,并不容拒绝。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你的悲伤痛苦,只当你喜极而泣,后悔了曾经,想要浪子回头,而不是“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我自认为阻挡我的有不少,也有屈服于潮流,但是我还是想继续试试追逐曾经的纯粹,毕竟比起其他很多,写作已经算得上成本较低的了,也因此有了这个账号,有了每月一篇的自我承诺。


 


目前的计划是至少在这儿能写完一个较完整的中长篇故事,当然我并不清楚期间会不会更换平台,但是至少这边会尽量全部发表。目前已经开始写设定了,以一个字为标题,并且是第一人称叙述的除却部分短篇,随笔,基本都是算设定或者背景这样,至于正文,其实我连叫什么都没想好[挖坑势力无所畏惧.jpg]


 


主角:


白溯,白潋可见《闲》《逝》


纸汀可见《飞》《境》《国》《源》(源更多的是前传这种感觉)


 


后期还会有新的人物,可能也会有旧设新设的差异,总之,以之后的正文为主。


希望可以有人期待一下[并没有。×


 


 


 


那么这篇文字就在这里结束了,最后借孙衍老师的一句话与和我一样仍选走行走的人共勉。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END——




p.s.任何有下划线的都是可以点进去看原文的


       超级欢迎大家去关注柩物大大,她的文超棒!

评论
热度 ( 11 )
  1. 肆落_失踪人口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转载了此文字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