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原创]初

拖延症治疗基地:

没有人物性格,就是想写着玩[buni。×××


新闺女萧子妍对phenix的第一印象可以说很微妙了×


恬静午后自然是暖阳更得人心。phenix的地理位置很好,玻璃窗自然也没使其优势化为泡影。我曾经想来很久了,明明离家不过一个路口的距离,但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原因让我与之擦肩。所以,成店很久之后我才终于来这边光顾了。


刚进门有一点点不适应,是有大妖怪在的地方的感觉,而且这里明显不止一个,不过这并不能阻拦住什么。在老板略显难看的颜色下,我买完单就窝到窗边去了。巧克力来的很快,味道也很好,能成为人真是不错。可能有些受天气影响,倦意来的稍快。如果只是趴一会的话应该不会影响到生意吧。摘下眼镜后伏在桌面,感受阳光洒落的层层暖意再惬意不过了。耳边有些沙沙声,此刻却成了最好的催眠曲。


…………


再醒来确实也没过多久,从手机来看不过是10几分钟,但人似乎比刚刚少了一点。只是略微挺直了下脊梁,我突然感受到了旁边的视线。长相上只是一个略好看的人类,但气息却有些微妙的压迫感。


“你醒了?”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微微眯了下眼睛,想拒绝过于亲热的光线。我并不近视,相反,视力可以说很好,眼镜不过是友人玩笑下的礼物,挺喜欢的就有时带上了,结果倒是一发不可收拾,对隔着玻璃交流的方式产生了不少好感。我正想戴上以清醒自我时,他又说道,“请问,能不能再等一下离开。”我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倒不是什么安全意识的缺失,只是我向来认为人不应被像想得太坏。一人如果头上被安无端的罪名就太冤枉了。只过了一会儿,他便把手上那页纸从本子上撕了下来递给我,接着一看确实不免有些复杂。虽然不是很细致,但是就算是外行都能看出画的很好,不过如果画的内容不是自己毫无防备的睡姿可能会更美好一点。纸的右下角有个类似签名的东西。


“嗯……闲……闲棋落花?”我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名字。


对方似乎被一语惊醒,凑过来看了一眼,“不好意思,习惯。”他撇过了眼去,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扶着鼻梁,看起来有点尴尬。“对了,送给你了!”“真的吗?谢谢!”我不知道该干怎么办,气氛有点尴尬。


“你这样某人要哭的哦!”“是啊是啊,而且某人已经到了。”一答一和的轻快语气从吧台哪儿传来。虽然一般人不会怎么记住第一次见面的人的声音,但我还是分辨出第二句是老板说的。


某人?我看到了搭在青年肩上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好看的紧,再越过青年的脸就看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和自己的不同,是更为深邃的颜色,与脸上的龟纹极其搭配。


“北冥玄武?”我小声嘀咕,他应该是听到了,点了头,又微笑着对吧台那边说,“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风辰,回家吧。”店里就在多了一个人之后瞬间少了两个。我此刻还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想着再来一杯打包回家好了,却发现了写着饮品的小黑板旁还挂了一张签名板。字是属于两个人的,“昨夜闲谭”“闲棋落花”嗯……巧合吗,我想着,“昨夜闲潭梦落花”和“闲敲棋子落灯花”毕竟都是脍炙人口的诗句,我就没再纠结那个“梦”字是否有别的意义了。


“谢谢惠顾。”是另外一个女声,我抓了零钱,突然想起图书馆一本未归还的书快到期了,便也没再关心到底是谁说的,准备赶紧回家了。


“你的眼镜哦!”放好东西又拿了书从家里出来,我冷不丁听到这样一句,“谢谢,不好意思,给店里添麻烦了。”“没事,举手之劳。”是棕色的头发和火红色的眼睛。我总算看清了她的样貌,再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真的是很微妙呢,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知有点问题。来者的气息强度绝不亚于那位北冥玄龟,甚至再高出很多,加之外貌的特征……


“不会吧……四神兽在phenix打工?”


——TBC——

评论
热度 ( 5 )
  1. 肆落_失踪人口拖延症治疗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