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张安]地缚灵(1)

百日张安的不知道第几天啦~

架空背景,ooc有,渣文笔有

结局已定,我也不知道到底算是he还是be→_→

如果这样还是不嫌弃的话

内容go↓

  张新杰老家旁有一座小小的祠堂,但是里面却没有供奉任何佛尊神像。在他的记忆里,祠堂里有的只是一只白白净净的布偶猫。当他刚到记事的年龄,父母就在带着他熟悉家附近的时候,顺带拉着小小的张新杰进去看看。这是张新杰第一次进入这座祠堂,看见了那只布偶猫。那是它还只是一只小小的白色肉球,奶声奶气地一声“喵”足以俘获任何人的心。小小的张新杰向它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递给它一个微笑。似乎是感受到了张新杰的善意,它微微眯起那双漂亮的猫眼,往他的手心里蹭了蹭。虽然张新杰很喜欢这只猫,但是饭点时间到了,从小就严格执行定制的计划的张新杰,自然向它道了别,离开祠堂,与父母一起回去了。刚走开不远,张新杰再回头看向祠堂,发现那只猫从祠堂走了出来,望向他,似乎是道别的意思。

  渐渐地,张新杰和猫熟悉了起来,随着张新杰的长大,布偶猫也逐渐长成了型,不再是那一团毛的样子。上了小学三年级的张新杰开始意识到,布偶猫需要一个名字,但是该叫什么好呢?和往常一样在回家路上路过祠堂的张新杰和以往一样走了进去,那只猫正懒散地躺在蒲团上。看到张新杰的到来,就起身走到他的面前抬头望向他。张新杰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布偶猫的脸上全是一片惬意,似乎是很享受。

  “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看你平时总是一副安逸的样子,就叫你安文逸好不好。”

  “喵~”张新杰默认为它是同意了。

  五年级了,仿佛给布偶猫取名还是昨天的事。

  “文逸。”安文逸一听到祠堂外张新杰的呼唤,就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出去。已经长高了很多的张新杰蹲下来看着猫说:“抱歉,以后不能来了。我要搬家了,再见……嗯……或许是再也不见。”听到了这句话的安文逸停下了蹭张新杰手心的动作,耳朵耷拉下去,尾巴也不再甩动,弯弯地拖到地上。“你要跟我们走吗?”安文逸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又迅速黯淡下去,转身走向蒲团,回头向张新杰望了一眼,就再也不去看他,孤零零地走向祠堂的黑暗深处。望着安文逸的背影,张新杰心里有些不好受,但也还是退出了祠堂。临走前又说一句,“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寂。

  安文逸不是不想和他走,而是他没有办法。“猫有九条命。”这个传说知道的人不少,但是相信的却寥寥无几。不过这也不怪谁,这里的猫指的不是所有的猫,而是特指灵猫。所谓灵猫是指生长时不断吸收灵气,并且长期居住在远离人群地方的猫。虽然获得了九条命的生存权利,但是相对的,却成为了它所待的地方的地缚灵,不可自行远离。因此,当听到张新杰一家将要搬走时,它只能叹息,而无法有所作为。距今为止,它就已经用掉了七条命。全是在遇到张新杰之前因饥饿,寒冷,疾病,甚至有因为车祸等等原因所用掉的。但是在遇到张新杰之后,他每天会喂它猫粮,风雨无阻,冷暖也会用他给的一条棉被解决。即使生了病,张新杰也会不惜花掉他的零花钱,或者向父母借钱,去给它医治。安文逸很享受这个人类带给他的温暖,同时也十分的不舍。

  第二日一早,它便早早地站在祠堂口,准备向张新杰道别。当日,张新杰的亲戚开车来载他们离开,因为路况的原因,绕了个圈子,并没有经过祠堂。安文逸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只是苦苦地等在祠堂口,直到天全黑了天空中飘起漫天大雨,进了祠堂躲雨,才意识这最后一面是见不到了。或许是淋了点雨,气候又有些凉的原因,安文逸当天晚上发起了烧,脑子里一边又一遍的播放着与张新杰在一起的时光。对于一只猫来说,发烧可以算得上是致命的。

  第七条性命就这样悄然流逝。

  ——TBC——

*下一章小安就会变成人啦~\(≧▽≦)/~

*感谢各位耐心看完,爱张安这个cp的话就来加群吧:253185393,求一起愉快地玩耍~☆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