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张安]地缚灵(完)

今天第89天百日我来江湖救急~好吧,是我的强迫症不允许我坑着它到中考,所以有点烂尾,不要打我,依旧字少→_→填了一篇坑的我感觉自己棒棒哒~欢迎捉虫~\(≧▽≦)/~

依旧拒绝谈人生√

继续安利张安群~253185393

内容go↓

  安文逸也不知道两人到底算不算在一起,虽然自己说出了那句“我爱你”,但张新杰并没有回应,只是态度比以往亲近了不少。而此时,霸图的拆迁工程也开始了。祠堂附近的房屋逐渐被拆去,在一大片空地中不免显得有些突兀。安文逸明确的感觉到自己最近有些嗜睡,甚至连张新杰来找他时都会睡着。

  恐惧是难免的,但安文逸还是接受了自己不久就会魂飞魄散的事实。张新杰并不清楚安文逸到底是怎么了,出于担心就把他送进了医院检查。医院的电子设备自然是检测不出什么的,张新杰只好摆脱医院留安文逸观察观察。

  最后一天终是会到来。安文逸的体力甚至已不允许他从床上走下来。

  还好。安文逸想着:至少死得不怎么难看。

  安文逸静静地靠在病床上,病号服显得有些宽大。晨曦从窗户透进来,照得暖暖地,很舒服。

  十年前……

  安文逸默默的回想着他与张新杰从初识到分离,相见到在一起,终于在今天走向最后的永别。张新杰送的眼镜被安文逸从脸上取下,抚摸了一会后被放在了床头。

  开始了……

  起重机无情地先去了房顶,捣碎了墙壁。张新杰心中除了有不舍,还有种莫名的恐惧,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心脏似乎被人牢牢抓在手里,肺部像是浸入了水中,难以呼吸。安文逸猛烈地咳了起来,医院的仪器发出“滴滴”的警告。

  在记忆中,张新杰似乎从来没明确地对安文逸说过喜欢或爱。

  “等不到了。”

  祠堂不堪重负,终是倒下了……

  等到护士和医生赶到病房,床上的病人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了床头的眼镜。镜片反射的阳光有点刺眼。

  张新杰在接到医院电话匆匆赶到,医生和护士把病房让给了张新杰一人。

  在这静谧的午后,景物依旧。张新杰拿起床头那副自己送给安文逸的眼镜,往事点滴历历在目。低首轻吻手中物品,脸上带着的尽是无奈的笑容。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