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拖延症治疗基地:

  day 28


  风辰&欹玄


  


  其实说实话,没有人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为什么呢?


  为什么从来都是这样……


  为什么?



  这原本只是普通的一天,欹玄把风辰从床上拉起来,做饭,投喂,催稿,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


  而从家中逃走,一如往常,只为了给自己的耳朵一个清净。


  “顾老板,借我躲一下,等会儿他会来付钱的。”


  “你什么时候能自己带钱包?”坐在柜台后的少女头都不抬,只是挖着手中的那一杯冰沙。“说起来,你小心一点,最近你的赏金上调了。你家对你这么狠?”


  “没办法,有些事既然做了就不能再回头了。”


  “好吧,祝你成功。”


  并不是不想好好地去画画,对于这件曾经偷偷摸摸干了8年的事,他是喜欢的,只是不免地,想要去发发呆,感受一下周围的平静。来之不易,这种感觉是欹玄怎么样都理解不了的。


  即使已经很久没有再回到那个地狱了,风辰也会不自觉地警戒着周围。


  比如现在。


  “我先出去了,省的你等会儿又要敲诈我桌椅钱。”


  “这么自觉?要我给你家那位打个电话吗?”


  “随便你,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打的,因为我钱还没付。”


  “去吧,离远点,别弄坏我店的玻璃。”


  “……”


  不过说起来,这个有点不大妙啊……顾尧彻心里念叨着,算了,还是叫过来吧,安心点。


  …………


  顺着那人的气息,风辰跟着走到了一个废弃的公园。


  “请问你是?”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刚看到,风辰就意识到,这个人是幸存者。


  从那场让他不忍回忆的惨剧里生还的幸存者。


  “我不想说对不起,但是如果你是来‘捕猎’的那我劝你放弃比较好。曾经那些事我并不认为我有错,相反的对于族里制定了那个方案的先辈,我根本生不出任何的尊敬之情。”


  对面的人不为所动,只是一边听着,一边把手上的纸揉成团扔了出去。


  天气在变,原本电视里播报的太阳拉上了云朵,甚至还有洒下几滴雨水的冲动。


  有人在从远处靠近,但是风辰现在没有时间去分心。


  一瞬间,两人气场骤变,眼中的瞳孔迅速收缩。


  ……


  “是你!”风辰心中不愉快的记忆开始浮现,“老、师。”近乎咬牙切齿的。


  这本就只是场气势上的对决,风辰的蛇瞳透出的危险让那个被称为老师的人根本不能踏出一步。也是,一个20%的血统,怎么能抵得上可以达到50%的人


  “你还是这样。”沙哑,是声带磨损后的声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


  “错?所以你还是固执地认为施虐达到你们那愚蠢的目的是对的?可笑。”


  “怎么不对?你就是一个最完美的实验结晶啊!还从来没有人能到达的了像你这样的高度!你还没意识到吗,我们的假设是对的!不然你要怎么解释现在的你?如果仅仅只是靠着你身上原本那少得可怜的1%,我们又将怎么获得重新被神注意的机会!”难听的声音随着声带的撕扯变得尖锐而古怪,“我们是被眷顾地!不然为什么我们的血统中会流淌着龙的血?那是因为神!他期待着我们!如果你现在回来,我们能放过你,收回悬赏,你可以继续和我们过日子,过去的一切我们都不会追究!有了你,我们就肯定会再次被承认!你也不用选择再去和那个畸形的怪物一起生活。”


  “畸形?你说欹玄?”风辰冷哼了一声,这个词刺痛了他,“曾经你们也这么叫我,两个怪物不是正好一对吗。但如果是追逐你所谓的血统,我想,对不起就算是我们的先祖也比不上。”


  “可笑,从龙选择省下赑屃后,他就注定只能是只王八。就算有着那血统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低等杂合体。指不定他还指望着把你当做成为玄武的工具,你还在这边帮他说话?”


  “请注意点。”风辰压抑着试图把脑内的杂音驱逐,收起了蛇瞳,“我不想曾经的惨案再发生第二次。不管你们怎么说,只要观点没变,我都无法苟同。没有亲生经历过,而只是作为施虐者,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感受?”


  “确实,但是我想已经没有知道的必要了,喜剧,开始了!”身后猛然窜出的人试图刺向风辰。


  “你以为是这么简单的吗?”不知何时赶到的欹玄只是一反手就将那个刺客扔了出去。


  “当然不是,不如说,原本就不是。”


  “你懂魔术吗?”那个被称为老师的人出现在了风辰和欹玄之间。


  “什……?”欹玄不敢置信地看着刺入腹中的另一把小刀。“我很清楚,这两天是什么日子对吧,未成年的玄武先生。这把我根本无法控制住的刀就这么送给你吧,那么,再见了,某人的致爱。”随着话音的下落,那个被称为老师的人从手开始消散在空气中,化作灰烬飘向远方。


  “欹玄!你嘶……为什么这把刀……等等,你不是说过你刀枪不入的吗?骗我有意思吗!”风辰脸色难看极了。


  “玄武的话成年期间有个换壳期。这个时候是没办法的,而且,快到了……”


  “你什么意思?”不顾自己被烫的退了层皮的手指,风辰把那把还插在欹玄腹中的匕首拔了出来。“什么快到了?你好好坐下疗伤,被和我废话。”


  “现在很不妙啊……咳咳”欹玄笑了,“你应该都是知道的吧,虽然要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但是你都知道,肯定。”


  “可是我不想知道!你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啊!你别笑啊!”努力支撑着自己不因反噬而倒下去,但是似乎已经要到极限了。咬着牙,风辰又想开启半神状态。


  “没用的,风辰,安静,再给我个拥抱,好吗。”


  “都什么时候了!”不予辩驳地,被欹玄拉了过来。


  “这边树太多了,所以,现在只有我了,雷声大的话,我会帮你捂好耳朵的,为了以后,这次稍微冒一下险好了。睡吧,晚安~”


  根本无法控制,意识慢慢模糊,似乎倒在了地上,背有点疼,什么声音?好响,雷?不行,好累……


  …………


  再醒来,周边原本茂密的树林全部变成了焦黑的枯木,活着的生物只剩下自己,还有一个黑底绿纹龟壳。地上的衬衫和牛仔裤毫无疑问是属于欹玄的,身上除却暖暖的感觉,还有一阵轻微的恶心感。


  欹……玄?你在哪?


  ——TBC——


  下一个关键词:疑问


                                                                  by Pluto

评论
热度 ( 7 )
  1. 肆落_失踪人口拖延症治疗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