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原创]柜

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现实事例和艺术加工的结合体,请不要妄自揣测R,也请不要过度批评他们,因为或许,你就是其中一员


我的世界着火了。


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不过这也和我本身所处有关,并不能全部归于温度,您愿意听我讲话也是受累辛苦了。


正如我感叹的,我正处于自己的世界中,如果形象生动一点还可以比作王国,宫殿。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并非如此。


啊,不好意思,忘了说明,称呼他们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甚至不是固定的一群人。只是不愿暴露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引得难堪,刚何况他们本身并无恶意。


此刻我应该是需要自我介绍,但是既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应当是被保护的受害者,那不如从了意愿,以防止被认定是粗鲁无礼。所以称呼……你们可以叫我R,只是个和本名有关的代号而已,不是什么值得费时去关心的问题。


顺着疑惑,我不如解释一下,我的世界就是这个柜子,我校标配的铁皮储物柜,容量真的挺大的,不然我也没法在这里。啊,不好意思,笑出了声,但是说实话,如果要说自己的经历的话果然还是会有点让人害羞。


嗯,好的,我接着说,我现在在的就是我自称是世界的地方,虽然这个世界似乎小了点,但是实际上却是很舒适的,这种蜷缩能给我以极大的安全感,就如同在母亲的子宫内一般,不过,这是更为坚硬的存在,倒是更能和社会、现实相联系,虽然我也不过一个学生而已。


初衷?其实是没有的,我其实曾经是有幽闭空间恐惧症的,但是多亏了他们,让我摆脱了这点。啊,既然有提到了,那不如讲一下吧,他们,也就是你们口中提到的,对我而言的施虐者。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忘了,但是应该是在小学吧,我的铅笔和尺失踪的次数高了起来。那个时候还不懂事,没有产生什么浪费与否的价值观,妈妈也没说什么,可能是觉得小孩子丢三落四很正常吧,我就会带上新的文具去上学,后来丢的是课本、眼镜一类的,虽然到放学就会回到我的桌肚或者书包里,但是对学习还是产生了点影响,让母亲不是很高兴,不过又过了一段时间就没有这个问题了。是……雨天?大概吧,我的书包第一次出现在了厕所的地面,因为地很湿,去拿的时候还滑了一跤……啊,不好意思,应该不是下雨的缘故,是中午会有保洁阿姨拖地,所以造成的湿滑吧,反正我摔了一跤,膝盖破了。但是还好妈妈买的书包是防水的料子,所以里边的东西都没什么问题。说实话,那时候我的心智还不是很成熟,竟然会为了这种玩笑而哭诉,是非常打扰父母的行为了,不过好在成年人总是能理解的,现在想想真是有远见,也就口头和老师交流了一下,没有耽误自己的工作。再后面应该是小学最后一年了吧,他们似乎是对我失去了兴趣,换了对象,经常用篮球砸那个成为了替代的小姑娘。他们甚至把球递给了我,但是我觉得不是很好就没有扔过去。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契机,一节体锻课上,被扔的目标成了我。


感觉?那个时候似乎还蛮平静的,毕竟不像被拿走眼镜那样让人困扰,而且我的骨头蛮硬的,不会出事啦。只是当我被那个女孩子的球砸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没有帮她挡球、告诉老师,其实也是不怎么好的。


然后……到初中了吧,前面几年都很好,甚至交到了比小学要好的朋友。是的,小学也是有朋友的,虽然有的时候会在玩笑的时候拿走眼镜,但是很快就还了,家也离得很近,还串过门呢。初中因为换了个地方所以没有认识的人,但是大家都很友好。不过初三嘛,压力大很正常,只是我那个时候还不是很能理解别人,也不是很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设想,所以当我在操场上被朋友扒下裤子的时候心里非常难过。当着两个班的人的面,我当时只能反应很快的提上裤子,然后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还好,上课是男女分开的,所以只有一半的人知道而已,只是我那个时候拒绝了被吓坏了的朋友的安慰,现在想想有点对不起他,他也没想到真的能扯下来吧。


你一定是做了什么招惹他的事,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也不是很记得班主任的原话了。本来我很喜欢班主任和她教的英语科目,不过大概是叛逆吧,就从此开始有了点隔阂,虽然我还是尽力去学了,但总是有点不一样了。包括我后来的努力被她认定是偷懒的时候,心里都挺不舒服的。但是,是老师和朋友啊,所以当然是原谅了啊。更何况老师只是做警示性的告诉了全班,并没有带出我的名字,到是朋友,偶尔还会以自豪的口吻在周围只有密友时提前,说是做过最了不起的事。那个时候即使我难过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更何况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厌恶而否定他人的喜悦。


到了高中就没什么事了,大家都很温柔,我也从此开始了我的幽闭空间恐惧症的治疗。他们应该只是玩笑而已,毕竟我也挺高的,要塞进柜子里挺费力气的,他们不会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的。虽然关上了柜子的门,但是因为有缝隙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后来渐渐的,我倒是摆脱了恐惧,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就像前面说的,十分温暖的,甚至说怀抱也不为过。


很奇怪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距离现在最近的事,反而讲不出点什么。不过拖了他们的福,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空间,甚至爱好自己将自己塞进去,说实话,因为是自己所以更清楚怎样会更舒服,出来的时候还能面对他们惊骇的眼神开句出柜的字面意义的玩笑。


说到玩笑,其实我说实话没有我主观描述的那么好。礼貌?不不不,只是我擅长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装模作样而已,我说话语气很不好,还经常给人使脸色,再加上长得也不是很好看,就很讨人厌了。我本来脾气也不大好,但是自从进了柜子,思考的时间多了,也就能静下来了,不过还是不太擅长和别人笑嘻嘻的,但总归是比惹人烦的揭人短好。反正高中最大的收获或许就是建立了我和柜子的爱情吧,我也开始加强了思考,开始学会体谅别人,真不愧是学校。


啊?你说家长?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多麻烦,而且我们只有周末见而已,不能打扰他们休息,让他们不愉快。父母很爱我的,给我提供了好的环境和所有最正确的选择,我怎么能说他们不好。我怎么能因为个人原因而去麻烦他们呢,本身在餐桌上和他们讲别的部分的校园生活就已经够让他们提不起食欲了,但他们还是听了,这就够了。


哽咽声?不不不,请别开门,我很好,真的。


真是非常抱歉让您看到我的失态,但是我果然还是不够成熟啊,总是想着:


为什么我理解着别人却没人来理解我?


为什么妥协远不及任性来的受人喜爱?


为什么想尽办法让大部分人满意却无法让自己活得更开心一点?


为什么我还是不知满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向您抱怨的,让您心里难过的,我是时候消失了,您愿意关心我真是太好了。只是我没办法给您什么表达谢意的东西,毕竟,


我的世界早就已经着火了……


对不起。


——END——

评论
热度 ( 11 )
  1. 肆落_失踪人口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转载了此文字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