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原创]闲

赛薇琳_xavirynn:

*原创微童话向
*迟到的生贺 orz 请原谅我  @请君勿念


以上↓


雨,是烦人的,特别是这绵密的细雨。走在街上,即使打着一把伞,全身上下也都几乎湿了。回家用手一摸外套和头发,几乎能撒下一手的水。更别提眼镜上密密麻麻的水汽,一到屋里就立刻形成了白雾,糊了眼睛。


不过这也不关我什么事,果然没有什么地方能和家相提并论①浅尝一口咖啡,只觉得似乎暖意已经流遍了全身上下,虽然感觉手臂上有些痒痒的,但我没怎么在意,就眯上眼,想着小憩一会。等我再次醒来时,似乎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


我的手臂上绿了。


正确的来说,不是用油漆,颜料这种染料涂出来的颜色,而是一种类似苔藓一般富有生命力的绿。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好看,但是人的手上如果长了一片草总是会觉得有那么一丝奇怪。


当然了,在一开始我也是拒绝的,但当我扯动叶片,发现自己的手臂疼痛不已后,我便选择随遇而安,每天给它浇点水。


一开始似乎还蛮和谐的,但是过了几天我发现,它似乎开着往我身上其他地方蔓延了。 想想过两天的报纸上,头版新闻可能是某男子被发现全身长满树叶死在廉价出租房内,如果因此而出名,想想也真是激动不起来。


但是日子还得照过,在去医院查查毛病,然后被当做小白鼠抓起来和在家里度过可能是我生命最后的几天,我选择了后者。


然后啊,我到反而觉得越来越精神了,原本讨人厌的刺眼阳光,现在却反而让我觉得舒心不已,但是不知为何,我的行动开始越来越迟缓,整天只想着待在一个地方坐着发呆,或者睡觉。看了看手臂上的树叶慢慢开始长向心脏,我想我的日子不多了,于是我选择闭上眼睛做个好梦。


再次醒来,是在两个星期后了。房东用他的备份钥匙来找我收房租。


“怎么养了这么大一颗树?人跑哪儿去了?”


我下意识的想张嘴,最却发现没有任何声音,只得挥挥手臂,发出一些沙沙的树叶声。


“不付房租就跑了?”


我想在此澄清一下,我真的不是那种没有素质的人。


“那就让你的树见鬼去吧。”


于是,我这棵并不算小的树苗就被扎上垃圾袋,扔到了垃圾箱旁。有个拿着园艺剪的人把我捡了过去,找了块小区的空地栽了下来。


嗯,算了,那就住这儿吧,毕竟我也没什么办法。至少不用付房租!这样看看似乎就挺好了。


① :《绿野仙踪》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翻译


——END——


灵感来源:魔都上周日的细雨,懒癌

评论 ( 1 )
热度 ( 8 )
  1. 肆落_失踪人口xavirynn 转载了此文字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