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 •̀∀•́ )主战全职和原创文(๑•̀ㅂ•́)و✧

[贵乱]最后常茕吃到饼干了吗

UR的万圣pa

名字是我和UR智慧的结晶×
是比较柔和的一个标题了×

常茕er生日快乐!!!!!!! @Kuppy



“小姑娘,你这样可是会被骗的。谁知道他给你吃的有没有毒?”然而说着这话的那位却是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咔嚓咔嚓”的吃着那篮被质疑的饼干。

“那你就别吃,还有,从桌子上下来,你等会儿要我往哪儿放菜?常茕,去把她拉下来。”可惜位居故事中心的那位没有一丝一毫听从命令的想法,只顾着拍自家猫主子的睡姿。

“你那么急着赶我走是在害怕什么呢?不要担心,我就来看看,顺带送一下小可爱要的网红奶茶,拜拜~”

“再见了您嘞。好了常茕,我们吃晚饭吧。”

“她把饼干顺走了。”

“我会再给你做的,放心。”

“拿钱做事当然让人放心。”随着一缕风声,刚刚远去的人的声音又传进了颜倾的耳朵里,“饼干会给轩瑾带过去的,味道很好啊~”

“啧。”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怎么了?”

“我盐好像放多了,有点咸。”

“我觉得倒还好。”

“那可能是没拌匀,我再吃吃看。”

“真是家和万事兴,”肆落冷笑了一句才真正捧着篮子离开了常茕家。

…………

“轩瑾,我带着小饼干来找你了,有没有很想……”虽然饼干是和着篮子安放到桌子中间了,但是“我”字还没说出口,笑意就完全从嘴边消失,化作了一抹漆黑的锈味,直指那个用手指卷着自己发梢的少女。利刃飞舞的轨迹在抵达对方脖颈后戛然而止,武器本身则像是击打在了什么极硬的东西上,除了让攻击者手臂发麻没有了其他的效果,让人不禁怀疑它是否只是虚有其表,仅仅是个撑场面的道具。

“嘁,晦气,偏偏兴致这么好的时候碰到你。”

“我可是高兴得很,瞧瞧你,也就会个欺软怕硬,还有呢?”红色的眼睛极度无辜的眨巴着,嘴角微微翘起,明明就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的模板,却硬是让肆落读出了潜在的“我就喜欢看你们杀不掉我还一脸愤懑”的嘲讽意味。

“她出远门去了,我也扑了个空,这局算扯平怎么样?不过为了精神损失费,这盒饼干我就抱走啦,闻着就很好吃的样子~那一点难以察觉的迷药的味道更是点睛之笔啊!嗯,口感上也是~”

“老不死的,真希望能吃死你。”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你不是要被气死吗~虽然我也期待着就是了。回去记得帮我表扬颜倾哦,手艺又精进了,原来你把她放到小姑娘身边就是为了吃好喝好啊。”

“如果她能老老实实当个拿钱干事的当然不错,可惜她不会啊。”这次,镰刀打到了一个金属的物件上,发出了“噌——”的一声,即使是余音也让人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惜在场的两位一个想着收割人头,一个忙着抵挡攻势。

“喂喂,你听到了没有,陶瓷碎裂的声音啊,我要重装自己很麻烦的。”

“还陶瓷碎裂的声音?你在做白日梦吗?还是要给自己脸上贴金啊,你家的娃娃比你可爱多了!”

“那你好歹给我的灯考虑一下啊,它今年已经换了第四个柄了,你知不知道熔岩树很难找的?”

“不就断了四次嘛,有什么,而且你不是养了一棵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是啊,不包括今天我们就见了五次,它只断了四次是没什么了不起。你听不懂人话吗?不能松手吗?”

“反正你也死不了,你松手啊!”

“我新买的发饰!新的!”

大概又互相凝视了几分钟,极度默契地,两人收起各自的武器,退了几步。

…………

“打呀,怎么不打了~”欢快的语气略带不满。

“你就坐在那儿不冷吗?沫墨子。”

“既然是找你的,那我走了。”来不及眨眼,镰刀持有者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似乎根本不在意突然出现的那位究竟是何方神圣又与自己有何干系。

“溜得倒挺快,我也就看个热闹,再见老祖宗。”

“再见。”虽然根本没人听她讲这句道别,她想着,我也就看个热闹,只是可怜了使魔小姑娘,饼干也没吃到,还要把窗台上的黑印子擦干净,房间里的冷气送出去。惨案啊惨案。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 )
  1. 肆落_失踪人口肆落_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贵圈真乱小分队

© 肆落_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